2021年毛皮动物产业形势分析与2022年展望

  1 世界毛皮动物产业现状

  1.1 毛皮动物产业链条:

  毛皮动物是指驯养动物为对象进行人工养殖获得优质皮张的动物,主要指目前广泛养殖的水貂、狐、貉等。

  2020年5月29日,农业农村部国家畜禽遗传资源委员会办公室公布了名单,水貂、狐和貉定义为非食用类的毛皮动物,已经正式纳入《国家畜禽遗传资源目录》。与传统的畜禽相比,毛皮动物产业规模比较小,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毛皮动物产业链分为3个部分,产业上游、中游和下游,即以农场养殖、拍卖为主的上游部分;以生皮的批发零售和初加工的中游部分;以零售业,线上和线下销售的下游部分(图1)。

图1 毛皮动物产业链条

  毛皮动物产业链是一个包含产品价值链、企业链、供需链三个维度的概念。上游、中游和下游企业是相互依存的。没有上游养殖业提供的原材料,下游企业犹如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若没有下游企业生产制品投入市场,上游养殖业的皮张也将英雄无用武之地。

  国际供求关系也对整个产业链各个环节发展具有深远影响。由于我国没有皮张拍卖会,生皮交易更多通过线下进行市场流通,国内养殖量和生皮销售途径也对初加工的硝染厂家和制衣厂家有很大的影响,最终影响到终端消费者。另外一方面,国际皮张进口数量很大程度制约国内毛皮动物养殖数量,特别是国外优质皮张的流通和进口。因此,上游养殖数量、中游皮张价格(国际市场养殖数量和生皮数量)、以及下游初加工的制衣厂和硝染厂库存量都会对裘皮生产数量和价格产生明显影响。

  1.2 全世界毛皮动物的养殖趋势:

  世界毛皮动物养殖业发达的国家主要集中在以北欧为主的丹麦和芬兰,以北美为主的加拿大和美国,以及以中国为主的亚洲地区。在世界皮张交易总量中,水貂皮占所有皮张交易的89%,狐皮约占7%,貉皮占4%~5%。乌苏里貉是我国的地方品种之一,所以我国也是主要的貉皮生产国。

  从图2可以看出,1991—2019年,丹麦的水貂养殖量平均在1 500万只以上,最高峰达到2 000万只以上。2019年以后,养殖量大幅下降。自20世纪90年代,中国的水貂养殖量得到迅猛发展,年养殖数量都在1 000万只以上。从水貂皮的总贸易量来看,中国和丹麦生产的水貂皮张产量约占全世界皮张产量的50%~60%。2019年以后,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全球水貂养殖量呈迅速下降的趋势。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关停的国家有德国、阿根廷、荷兰和丹麦等,其他中欧国家比如波兰、希腊、立陶宛和乌克兰等的养殖量没有减少,而且还有增长的趋势。

图2 1991—2020年世界水貂养殖和生皮生产数量

  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水貂养殖业有十分重大的影响。2020年,丹麦宣布全面捕杀水貂,必定将成为世界毛皮产业载入史册一年。虽然丹麦不是第一个全面进行捕杀毛皮动物的国家,但是丹麦是对毛皮产业影响最大的国家,因为其水貂养殖几乎支撑了全世界所有其他水貂养殖国的进口。丹麦的水貂具有很多优良特性,70%~80%的养殖大国都从丹麦引种水貂,丹麦水貂生皮销售量占农产品总出口量的第二位。

  1.3 全世界毛皮动物皮张进出口、加工现状:

  国际贸易包括生皮、熟皮和成衣贸易。对整个产业链的上游养殖和下游裘皮销售和价格都有十分深远的影响。20世纪六七十年代,以英国为主的欧洲是主要皮张进口国。到1980年,中国养殖量迅猛增加,以及中国的加工业,生皮的硝染、皮张加工、裘皮加工的发展,以中国为主的亚洲地区成为进口的主力。占全世界皮张36%的丹麦,皮张几乎出口到中国和以中国香港为中转的地区。另外,北美地区的加拿大和美国,水貂皮和狐皮也集中进入中国境内。皮张的国际贸易流向显示,中国是皮张出口的中心。2015年以后,除了中国以外,东亚的一些国家的生皮进口数量有了明显的增长,包括柬埔寨、越南、马来西亚、泰国等。主要原因是人口红利、进出口税低等。国外学者将皮张的进出口的趋势定义为“新亚洲”,即除了中国以外的其他东亚地区的国家,皮张进口数量有了明显的增长。东亚地区其他国家在生皮硝染成熟皮之后,仍进入中国,再进行批量加工,因为中国仍然是皮张加工和裘皮生产大国(图3、4)。

图3 全世界不同国家皮张进口的变化(1965—2020年)


图4 未加工水貂皮张的国际贸易流向

  2 我国毛皮动物产业现状:

  毛皮动物养殖业是我国畜牧业发展的重要特色产业之一。经过近20年发展,我国毛皮动物产业国际地位凸现,成为毛皮动物产业的养殖大国、加工大国和消费大国。我国的毛皮动物养殖业始于20世纪50年代,20世纪80年代得到迅猛发展。近些年的发展也出现了几次波峰和波谷,出现养殖数量的波动,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以及2008年和2014年出现供大于求或国际形势发生重大的变化,对整个毛皮动物产业产生了深远影响。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影响,2020年养殖数量虽然出现小幅下降,但是下降的趋势并不是特别明显(图5)。

图5 中国毛皮动物产业规模变化(万只)

  2.1 毛皮动物种质资源的分布情况:

  我国毛皮动物养殖分布于山东、河北、黑龙江、吉林、内蒙古、山西、陕西、宁夏、新疆、安徽、江苏、天津(市)、北京(市)十四个省市区,面积跨度约为467万平方公里,主要养殖区集中在山东、河北、辽宁、黑龙江与吉林省境内,约占全国养殖总量的95%。

  2.2 地方、培育和引进品种情况:

  我国毛皮动物遗传资源丰富,许多地区都有赤狐、貉、紫貂、水獭等珍贵毛皮动物分布(表1)。据《中国畜禽遗传资源志-特种畜禽志》调查(2010年),共收录毛皮动物13个,其中,培育品种9个(分别是吉林白貉、吉林白水貂、金州黑十字水貂、山东黑褐色水貂、东北黑褐色水貂、米黄色水貂、金州黑色标准水貂、明华黑色水貂、名威银蓝水貂),填补了本土毛皮动物品种的空白。除此以外,还从北欧等国家引进了很多水貂和狐狸资源,以北美和北欧为主,其中水貂主要进口于丹麦,银狐、蓝狐目前广泛地引种于芬兰和加拿大。

  2.3 存在问题:

  目前,我国毛皮动物养殖业正由传统养殖业向现代养殖业转变,无论是养殖模式、区域布局还是生产方式都在发生显著变化。与此同时,毛皮动物产业还存在优质产品少、自主创新能力弱、原种依赖进口,疫病严重、环保压力大、饲料资源匮乏等问题和挑战。

  2.3.1 优质产品少,自主创新能力有待加强,育种基础弱 优质种源、皮张产品比较少,品种对国外的种源依存度高,毛皮动物种业方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对于种源的自主创新能力、国产化水貂毛皮动物的品种培育亟待加强。中国畜牧业协会也在联合科研单位和龙头企业开展毛皮动物的联合育种工作,加快毛皮动物品种的选种选育。

  2.3.2 生产技术不适应饲养业规模化发展 我国的毛皮动物饲养范围广、规模大,但生产技术水平相对滞后,在养殖管理、繁殖育种、饲料加工、疾病防控等方面都停留在比较原始落后、传统粗放的状态。生产环节的很多技术、标准仍不能适应规模化生产,饲料标准、营养标准、皮张标准等都有待提高和完善。

  2.3.3 疾病复杂,净化难度大 在水貂方面主要体现在阿留申病,目前针对阿留申病还没有疫苗,防控压力仍然很大。狐的脑炎、肺炎、大肾病仍然对整个养殖业的影响十分巨大。

  2.3.4 环保压力 随着新技术、新理念的不断发展,国家对环保的要求日益加强,相继出台多项环保法规,并制定污染物排放标准和技术规范。毛皮动物粪污和胴体处理,一直未得到妥善解决。

  2.3.5 生物信息技术、智能化在毛皮动物饲养应用亟需加强 随着5G时代的到来,智能化、信息化已经在其他畜禽上得到广泛推广,在毛皮动物上也有很长的路要走。

  3 2021年毛皮动物产业形势:

  根据中国畜牧业协会毛皮动物分会对疫苗、饲料和兽药会员企业的调研数据汇总,2021年我国水貂留种数量为179.8万只,其中山东占比46%,辽宁占比33%,黑龙江占比7%,河北占比5%。2021年我国狐留种数量为202万只,其中山东占比47%,辽宁占比23%,河北占比13%,黑龙江占比12%。2021年我国貉留种数量215万只,河北占比62%,黑龙江占比17%,山东占比14%。

图6 2021年我国水貂留种数量各省占比

图7 2021年我国狐留种数量各省占比

图8 2021年我国貉留种数量各省占比

  4 2022年毛皮动物产业展望:

  2022年,毛皮动物产业机遇与挑战并存。新冠肺炎疫情对整个产业影响是十分巨大的,也对人们的购买能力产生了深远影响。新冠肺炎疫情已经造成全世界范围养殖量下降幅度25%,生皮下降幅度30%~35%,服装销售下降幅度15%,疫情对整个行业的影响仍在持续。

  世界皮张生产价格、拍卖会价格与国内皮张价格有密切的联系。2014年以来,全球养殖量明显下滑;数据显示,2019年养殖量已经下降约60%。2019皮张的价格出现反弹的迹象。但是由于新冠肺炎疫情,消费者的购买能力大幅下降,生皮的价格虽然下降,但是服装的购买力并没有那么明显的增长。

  从供求关系、国际市场贸易、养殖量趋势、现有库存量、服装生产情况来看,生皮价格和服装价格可能会在未来几年出现一个小幅回升的过程。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本站声明/本站留言/广告服务

办公地址:188app金宝搏电话 (槐安路与翟营南大街交口金马国际A1座1803室)

邮编:050031 QQ:1178427225 电话:13373111846

传真:0311-68090489 电子信箱:hbteyang@163.com

Copyright©2002-2018 澳门188bet官网 www.elhayatanks.com 版权所有冀ICP备20002390号-2 技术支持:星象网络科技